很多防偽碼製作公司在網絡上發佈廣告,其中部分不良商家不按規定核查委托方資質,甚至知假作假,成為假貨“轉正”幫凶。
  為了防止買到假貨,很多顧客在拿到貨後,往往都會核查商品上的防偽碼以辨真偽。防偽碼真的就能防止買到假貨嗎?
  近日,新京報記者調查發現,一些防偽碼製作公司為了獲利,不僅不按規定核查客戶的營業執照、組織機構代碼和稅務登記證,甚至收錢製作假防偽碼,建假的防偽碼查詢網站,成為假貨“轉正”途徑。
  對此,有專家表示,在加快相關立法的基礎上,增強行業監管力度。有業內人士建議,為規範防偽查詢,可由相關管理部門建立全國統一的防偽查詢網站。
  今年雙十一時,楊麗(化名)在網上買了三瓶常用品牌的化妝品,但收到貨一打開包裝,她就發現不對勁。
  “包裝很差,跟平時商場櫃臺買的不一樣。”生疑的楊麗發現化妝品的盒子上也有防偽碼,就刮開塗層按照包裝盒上的查詢網址進行核查,該網站顯示這三瓶化妝品都為“正品”,而當她在該品牌官網上輸入防偽號碼後,卻顯示無該商品信息。
  撥打品牌客服電話後,楊麗被告知她所購買的產品很可能為假貨。
  仿製防偽碼可上網站查詢
  楊麗的遭遇並非特例,魏女士買包時也曾遇到過類似情況。
  “手提包弔牌上有防偽碼,掃描上面的二維碼進入查詢網站,顯示手提包是正品。”魏女士說,當她到該品牌官網上查詢時,也沒查到這個手提包的相關信息。
  為何貼有防偽碼,商品還是不能保真?魏女士被朋友告知問題出在了防偽碼和查詢網站上:防偽碼製作公司可幫忙制假防偽碼,並將相關信息上傳自己的查詢網站,讓顧客信以為真。還有假標上的二維碼掃描後可直接進入正品官網,給人以正品的假象。
  在搜索引擎上輸入“防偽碼製作”,可顯示上百家防偽碼製作公司。
  12月3日,新京報記者以定製防偽碼的名義,聯繫上其中一家公司。該公司工作人員張英(化名)表示,他們公司可製作三種防偽碼,第一種是帶塗層的,刮開有一串防偽數字編碼,這個可通過電話查詢,也可以通過該公司查詢網站查到相關產品信息;第二種則是比較先進的防偽技術,此種防偽碼只能掃描查驗一次,此後就會變成無效碼;第三種外表上看跟第一種一樣,但無法在網站上進行查詢,“就是做個樣子而已,網站上不會上傳任何信息。”
  張英還展示了他們公司自己的防偽碼查詢網站。這個網站看起來很正規,網站名字也是以“中國”字樣開頭,張英說,這樣看起來會比較權威。
  而另外一家公司的業務也差不多。該公司工作人員稱,如果正品廠商找他們做防偽碼,不但在該公司的查詢網站上可以查到產品信息,還可以在廠商的官網上嵌入一個查詢端口,鏈接到該公司網站的相關商品信息。
  “一般正規廠商都會要求在官網上嵌入查詢端口。”該工作人員稱,很多假貨商為了讓顧客信以為真,也會找到防偽碼公司仿製防偽碼,併在防偽碼公司查詢網站上提供查詢服務。“如何分辨真假,只能上官網上查。”
  “價格合適就能制假防偽碼”
  為何假貨也能制防偽碼,制碼公司不查驗資質嗎?
  《產品防偽監督管理辦法》中明確表示,防偽技術生產企業不得生產或者接受他人委托生產假冒的防偽技術產品。在為客戶提供防偽碼服務時,防偽碼製造公司必須查驗委托方提供的有關證明材料,包括,企業營業執照副本、產品名稱、型號,以及國家質檢總局認定的質量檢驗機構對該產品的檢驗合格報告,印製帶有防偽標誌的商標、質量標誌的,應當出具商標持有證明與質量標誌認定證明。
  張英說,如果製作可供查詢的防偽碼,按規定需提供“三證”複印件和一份委托書,即產品公司的營業執照、組織機構代碼和稅務登記證,然後再跟他們簽一份委托書。“每個複印件都需要蓋公司公章。”
  記者明確表示三證全無後,張英稱無法製作防偽碼。但當記者表示能提供假證,且價格也可以稍高點後,張英同意製作防偽碼,並傳真過來一份防偽碼製作委托書,讓記者填好後蓋上公章再回傳給她。
  在這張委托書上,需要委托方明確註明“我方保證入網企業和產品手續齊全,合法經營,如有不符合法律規定的行為發生,我方願意承擔一切責任”。
  張英稱,客戶資料的真假他們並不去核實,也不會追蹤防偽碼是否貼到假貨上。“我們就是把防偽碼製作出來,並且把相關信息上傳到查詢網站上。”
  多個公司都聲稱能這樣做。12月5日,新京報記者以同樣的名義聯繫上另一家防偽碼製作公司,在記者明確表示要高仿某名牌同款商品的防偽碼時,該公司負責人稱,可以製作。
  這名負責人說,在正規的合作中,需要三證和委托書,“你要做這種事兒,我連三證都不要了,要了也沒意義。”“只要價錢合適,我可以給你做”,“正常是六七分錢一個標,假防偽碼的話1毛一個,如果做得多還可優惠。”
  個人可購買到防偽製作系統
  記者在調查中獲知,不但防偽碼可以委托制碼公司偽造,個人甚至還可以購買整個防偽系統,隨意仿製防偽碼。
  12月6日,新京報記者聯繫一家製作防偽碼的公司,這家公司號稱“頂尖專業”,稱他們可以售賣整個防偽碼系統。
  這套系統包括製作防偽碼生成系統、查詢系統還有防偽碼製作機器,“你再找一些技術人員做個查詢網站就可以了。”該公司工作人員說。
  如果想要購買機器,和製作防偽碼程序一樣,需要提供三證,再和公司簽一份協議。但如果買家價錢合適,“三證”之類的也可以不要。
  該工作人員說,做防偽碼查詢網站,並不需要政府部門審批,都是公司自己來做,把一些商品的數據輸入進去就行。而還有做假貨的,讓人按照產品官網的樣子,製作山寨官網,讓查詢真假的顧客難以分辨。
  一位做品牌化妝品代購的個體戶宋美(化名)稱,代購市場上有很多假貨貼著防偽碼,“我們做代購知道,其實這些東西都是在一些小工廠里生產的”。
  貼假防偽碼的假貨以化妝品、酒水類居多,“這種產品有利可圖,如果仿製飲料利潤不大。”
  “防偽查詢網站應統一監管”
  對於防偽碼市場的亂象,北京市工商局工作人員稱,防偽碼是公司個人行為,僅供公司自己用來防偽,而工商局在打假時,則不靠這些防偽碼來鑒別真假。
  北京市質監局工作人員稱,對於一些防偽碼公司偽造真品防偽碼一事,將上報給負責人,對這些企業進行檢查。
  事實上,針對防偽碼公司的監管,仍正處於立法階段。據媒體報道,全國防偽辦正在進行《產品防偽監督管理條例》的立法工作。在一次立法的專家座談會上,有專家表示,假冒的形式從產品假冒,發展到全方位的假冒,需要儘快做好產品防偽的立法工作。
  “應加強防偽技術應用管理”,專家稱,相關部門應加大對防偽企業及防偽產品使用企業的信息管理,並加大對違法違規行為的處罰力度,“維護防偽本身的誠信。”
  對於防偽碼查詢網站混亂的問題,北京防偽技術協會的理事單位相關負責人袁女士表示,現在因立法及監管問題,導致各種查詢網站在無資質的情況下運行,很容易成為假貨商售假的幫凶,讓顧客上當受騙。
  “一些大公司找了沒有資質的企業做防偽,最後自己也受到了損失。”袁女士說,如果全國大規模打假貨,能牽出來一批沒有資質的防偽公司。
  該公司另一名相關負責人介紹,自己企業曾經給某知名化妝品做防偽,“一個做假貨的人找到我們,想要買這個品牌防偽標,本來只要幾分錢一張的防偽標,他願意出8塊錢”。
  對於如何規範國內的防偽市場,袁女士表示除了儘快立法且加強監管外,還建議相關部門建立全國統一的防偽查詢平臺,由官方進行運營。
  本版採寫/新京報記者 李寧
  本版攝影/新京報記者 周崗峰
(原標題:假防偽碼成假貨“轉正”幫凶)
編輯:SN146
創作者介紹

MOR MOR

hjmapf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