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雲龍現在擁有1000頭存欄白豬,他不僅成立了養豬合作社,還註冊了自己的豬肉品牌。崔雲龍2010年畢業於沈陽音樂學院流行音樂專業,曾經歷過一段“北漂”生活,晚上在酒吧駐唱,白天在房地產公司賣房,還在廣告公司做兼職策劃。談及養豬創業的初衷,崔雲龍回憶說,首先是因為父親在幹活兒時mSATA把腰摔壞了,需要人照顧;其次是他從從事農業的朋友那裡看到了農業發展前景,覺得值得嘗試,於是就回到了老家沈陽養起豬來。崔雲龍因此被同學稱為沈陽音樂學院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一朵“奇葩”。
  其實,崔雲龍家從爺爺那輩就開始從事養殖業,主要養殖珍禽類,例如山雞、珍珠雞、美洲大火雞等,他的父親也從2007年開始養豬。但通過觀察豬的生活習性,崔雲龍覺得純農村原始mSATA的養殖方式不可取,一年養幾頭豬,隨市場行情能賣多少錢是多少錢,效益太低。
  崔雲龍2012年9月參加了沈陽市科技化療飲食局和沈陽農大發起的“市科技特派員示範工程——青年農民上大學”活動。經過一年的系統學習,崔雲龍順利完成了畜牧獸醫和農業經紀人兩項培訓,獲得了專業技術資格證。
  崔雲龍的養殖方式和經營理念也隨之變化。在飼料方面,之前用的一直都是市場上買來的成料,成本很高,現在是他自己配料,成本低不少。按照原始的養豬方式,豬從生下來到屠宰,在不得病的情況下也至少得挨十幾針,如果生病就是幾十針,肯定影響肉的口感。崔雲龍養的豬最大的特點就是不吃藥、不打針,從預防抓起,在飼料當中增加增強抵抗力的配方,豬圈做好隔離,使其遠離租房子村莊,圈舍保持通風,外來人員不得入內,這樣豬的發病率就很低。
  在銷售方面,崔雲龍也進行大膽嘗試,他凝聚集體的力量,靠品牌經營。201租辦公室3年1月,崔雲龍同15戶村民註冊了沈陽市崔春養殖專業合作社,占地60餘畝,建築面積4000餘平方米。形成了“合作社+基地+養殖戶+統一銷售”的生產經營模式,並註冊了自己的品牌——“哼丫丫”牌綠色豬肉。
  成立合作社至少需要5戶村民。剛開始沒有人信任他,崔雲龍就挨家挨戶說,讓他們看到自己家的實際效益,逐漸相信他。“農村人真的很不好說服,人家也不信任我,就覺得我是一小毛孩兒,什麼也不懂。我就從自己的場子做起,漸漸擴大,見到效益了,他們才一點點跟著一起乾,大的屠宰企業也開始關註我們。”崔雲龍說。
  崔雲龍是合作社的理事長,下麵還有4個理事,有專門的會計管理資金賬目。合作社成立後確實給成員帶來了很大便利,以前都是各家各戶單獨悶頭乾,不研究市場行情,母豬到底什麼時間產崽,什麼時候出欄也都沒有規劃,個體戶的規模也不是很大,飼料也都各不相同,各家分頭買飼料,價格會很高。在合作社中大家一起乾,飼料在專家指導下統一配方,大家一起進貨,就算一斤飼料能省一角,幾十噸的貨也能省很多錢。銷售豬肉最開始都是豬肉販子來收豬,崔雲龍就團結大家直接和屠宰點聯繫,成豬大批量走,價格也會高點。比如,各家自己賣豬的話價格可能是每斤6元,但是通過合作社賣就能賣到每斤6.2元。崔雲龍目前忙著跑各個超市,準備直接和超市對接,而不是只銷售給冷鮮肉公司。
  養豬、成立合作社都需要不小的投資,最開始崔雲龍用2500元一頭的價格買來20頭豬,而後蓋了兩趟圈舍,又給合作社建了員工食堂和辦公樓,總共投入有50萬元左右。去年行情不景氣,他賠了將近40萬元。當時市場買豬肉才八九元一斤,而成本是每斤6.5元左右,收豬的也壓低價格,低的時候5.4元也有。
  “豬不像其他動物,它睜開眼睛就要吃東西,不吃就會瘦,瘦了抵抗力就會低,就會得病,甚至死亡,所以就得喂食,每天睜開眼睛就得1萬元。”崔雲龍說,現在行情好轉,他們已經連續盈利幾個月了,加上集體合作社的形式,使得成員們抗風險能力增加,就算市場行情再低,也不會像單獨做賠得那麼慘。
  很多村民看到崔雲龍的合作社逐漸發展壯大,也想加入進來。
  崔雲龍說:“我從小特別喜歡養動物,但看到養豬的人都很累,就跟自己說,將來乾什麼都行千萬別乾這個,後來真幹上了,確實也很累,但也很好玩,回來了沒有人聽我唱歌,這麼大個院子就自己一個人也挺沒意思的,我就給豬唱歌,一邊幹活兒一邊唱,然後他們就跟著哼哼。”  (原標題:老手:成立合作社 集體抗風險)
創作者介紹

MOR MOR

hjmapf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