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大規模的選舉”印度大選即將拉開序幕(4月7日~5月12日),各方政治勢力將圍繞543個國會人民院(下議院)席位展開爭奪。印度選舉採用“贏者通吃”原則,獲得過半數(272個)以上席位的政治勢力獲得執政地位。此次大選註冊登記選民數量達到8.14億,比上次(2009年)大選多出近1億。大選投票將分9輪進行,歷時1個多月。就選舉規模而言,沒有哪個國家可與印度相較,唯一與之較為接近的是歐洲議會選舉,涉及28個國家約4億選民。
  除了規模巨大,選情複雜也是印度選舉的另一大特點。據悉,今年有多達約500個政黨註冊參選。其中最受矚目的則是三大勢力——印度國民大會黨(簡稱“國大黨”)、“印度人民黨”(Bharatiya Janata Party,簡稱BJP)這兩個全國性政黨,以及新近崛起的“平民黨”(Aam Aadmi Party,簡稱AAP)。
  “國大黨”選舉前景不樂觀
  “國大黨”成立於1885年,是名副其實的“百年老店”,也是印度現在的執政黨。在印度獨立後的67年曆史中,“國大黨”主導印度政壇50多年。在印度建國後的絕大部分時間里,“國大黨”由尼赫魯家族領導,頗有“世襲”色彩。今年大選“國大黨”推出的總理候選人拉胡爾·甘地,也是名副其實的“太子黨”:他是前總理拉吉夫·甘地的兒子、開國總理尼赫魯·甘地的後人,其母親索尼婭·甘地則是現任“國大黨”主席。
  儘管如此,外界對於“國大黨”在此次大選中的前景並不看好。
  30歲出頭的賽麗·凱迪亞,是印度一家頂級環境與能源類智庫的中層管理者,曾在英美學習和工作,8年前回到印度工作。她曾是“國大黨”的支持者,但這一次她卻決定投票給“印度人民黨”。她對中國青年報記者說:“國大黨已經執政10年,太令人失望了。我們需要改變。”
  與凱迪亞一樣對“國大黨”抱有失望情緒的印度人,其實不在少數。
  在“國大黨”執政領導下,印度經濟雖然挺過了2008年的金融危機,近一兩年增長率卻快速下滑;與此同時,通貨膨脹率卻在不斷上升,物價高企。不斷爆出的腐敗醜聞,更令印度民眾對“國大黨”喪失信任。長期執政使得尼赫魯-甘地家族周圍聚集了一個龐大的利益集團,2010年和2011年相繼爆出的電信業與採礦業的腐敗醜聞,至今影響仍在。英國《經濟學人》近日載文提到,一項最新民調結果顯示,96%的印度人認為,腐敗把他們的國家“拖下了水”;92%的印度人認為,在過去5年裡,腐敗愈演愈烈。另外,許多印度中產階級和年輕人對“國大黨”的“世襲”頗為反感,而拉胡爾·甘地本人也被認為缺乏政治魅力。
  去年12月,“國大黨”在包括聯邦中央直轄區首都新德里在內的“印度北方四邦”地方議會選舉中慘敗,輸給了“印度人民黨”和地方性政黨。這在一定程度上說明“國大黨”已經優勢不再。
  依靠提高糧食、能源、就業機會等補貼和配額計劃,“國大黨”贏得了印度農村選民的支持。但是,一個令“國大黨”不安的跡象是,美國民調機構皮尤研究中心近日公佈的一項調查結果表明,超過半數的受訪者認為,“印度人民黨”將會在扶貧方面比“國大黨”做得更好。而且,63%的印度受訪者認為“印度人民黨”將領導未來印度政府,只有19%的人認為“國大黨”應該繼續執政。
  “政治明星”穆迪也有軟肋
  與“國大黨”的式微相比,“印度人民黨”則顯得勢頭頗猛。“印度人民黨”曾兩度執政,但在2004年大選中失利,至今已苦熬了10年。對於這次大選,“印度人民黨”似乎志在必得。該黨的信心來源之一是,他們推出的總理候選人納倫德拉·穆迪是印度正當紅的“政治明星”。
  穆迪出生於低種姓的中產家庭,是西部古吉拉特邦的首席部長。在連任三屆首席部長期間,穆迪帶領古吉拉特邦在經濟發展方面取得卓著成果,有人把古吉拉特邦比作“印度的廣東”,穆迪本人也毫不掩飾地說,古吉拉特邦就是要模仿中國廣東省。
  穆迪承諾他會“凈化”國家,這是印度選民們希望看到的。但是,選民對他也心存疑慮。
  27歲的拉甲沙克爾是印度《經濟時報》環境與農村問題調查記者,他在接受中國青年報記者採訪時說,根據他的調查和掌握的資料,在穆迪領導下,古吉拉特邦為了發展經濟,罔顧環境和當地民眾的抗議,無視環境監管,上馬高耗能項目。拉甲沙克爾說:“我一定不會投票給人民黨,作風獨裁的穆迪只會把印度帶上危險的道路。至於‘國大黨’,如果我投票給它,完全是因為我實在不想讓穆迪上臺。”
  來自少數族裔的尼赫魯大學碩士畢業生才旦·朵拉,則對穆迪的印度教主義感到恐慌。“穆迪曾經默許在古吉拉特邦對穆斯林的大規模暴力行為,而且公開宣揚‘印度是印度教徒的國家’。對占印度人口將近20%的其他宗教信徒來說,這是不能忍受的。”穆斯林人口占印度總人口大約15%(1.8億),對大選的影響舉足輕重。2002年,古吉拉特邦印度教徒和穆斯林教徒發生衝突,穆迪下令開槍鎮壓,暴亂造成穆斯林教徒和印度教教徒各數百人喪生。輿論普遍認為,穆迪實際上是縱容了印度教極端分子。
  外界還普遍猜測,作風強硬的穆迪若上臺,會對印度的對外政策產生影響。路透社在一篇文章中提及,如果穆迪當選印度總理,印度與中國、與其“宿敵”巴基斯坦在領土上的爭端將會激化。美國《洛杉磯時報》則在撰文中指出,如果穆迪當選,可能會使得印度與美國的關係增添幾分不確定性。因為在2002年的那場宗教衝突之後,美國禁止了穆迪入境,至今仍未解除禁令。
  “平民黨”恐分流“人民黨”票源
  對於“國大黨”和“印度人民黨”來說,近來異軍突起的“平民黨”和其領袖阿爾溫德·科基瓦爾,是他們需要面對的主要對手之一。
  科基瓦爾在印度以“反腐鬥士”著稱。他領導的“平民黨”成立於2012年,主要主張是提倡反腐敗與改善民生,並曾把“反腐”矛頭直指包括甘地家族成員在內的數位印度政壇重量級人物。在反腐口號下,“平民黨”迅速獲得來自貧民和城市居民的支持。2013年年底,“平民黨”在新德里地方議會選舉中成為議會第二大黨,在與“國大黨”聯合後,科基瓦爾出任新德里地區首席部長。但僅僅49天之後,因不滿“反腐敗法”未獲通過,科基瓦爾辭職。
  不過有分析認為,由於“平民黨”勢單力薄,且幾乎沒有執政經驗,在此次大選中能獲得多少選票目前還不好說。由於與“印度人民黨”的主張有相近之處,預計“平民黨”還是會起到分流“印度人民黨”票源的作用。
  對“平民黨”來說,還有一種可能性是,如果這三個主要政黨均未獲得多數席位,“平民黨”卻因為與地方政黨組成的聯盟獲得了超過半數的席位,從而獲得執政資格。在去年11月的新德里市議會選舉中,“平民黨”就是在這種情形下獲得執政資格的。
  26歲的瓦德那·塞西是印度一位資深國會議員的助理,她對中國青年報記者說:“穆迪的危險之處在於,他主張的印度教主義會把印度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多元世俗主義國家帶入宗教種族紛爭漩渦。這將違背印度的建國原則,是對憲法的侵犯。而‘國大黨’的問題在於沒有黨內民主,真正有才華的人不能被委以重任。作為年輕人,我希望有一個更加透明、多元、有責任感的政治環境,讓有能力、有智慧、有抱負的青年也能在其中施展才能和抱負。”
  本報4月2日新德里、北京電  (原標題:“百年老店”國大黨未必能贏)
創作者介紹

MOR MOR

hjmapf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